叼嘿软件全部免费

   ,最快更新玄门妖王!

   葛羽对雷千娇这个古灵精怪的妹子是彻底没有脾气,只好耐着性子说道:“好吧好吧,你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说完我还要修行,明天处理完了你们雷家的事情,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

   雷千娇这丫头顿时又变作了笑脸,一把拉住了葛羽的手道:“羽哥,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是不是那个杨楼建筑里面的事情还没有搞定?”

   说着,雷千娇感觉握着葛羽的手有些异常,连忙翻过来一看,但见葛羽的手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还有一道疤痕已经很浅了,肯定是从上一次洋楼建筑中布置血咒封印的时候划破的,但是眼前这道深的,肯定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搞出来的。

   摩挲着葛羽手中的这道疤痕,雷千娇颇有些心疼的说道:“羽哥,你又去那杨楼建筑了?”

   “嗯,江城大学前几天又死了三个人,你肯定听说了,有人破开了我布置的血咒封印,所以才闹出了人命。”葛羽说着,将自己的手缓缓的从雷千娇的小手中抽了回来,感觉被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拉着手有些不太习惯。

   雷千娇吃了一惊,连忙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他为什么要破开羽哥的封印,这样会死很多的人的。”

   葛羽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是一帮邪教的妖人,好像是什么炼鬼堂的,他们的目的便是杀了江城大学的学生,用来炼鬼。”

   接下来,葛羽便跟雷千娇简单说了一遍那杨楼建筑之中上次发生的事情,惊得雷千娇是目瞪口呆,只是听着便觉得那天发生的事情便异常之凶险,跟让雷千娇对葛羽心疼了几分。

   跟雷千娇足足聊了将近一个小时,葛羽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雷千娇说这些,但是却嘱咐他这件事情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毕竟炼鬼堂这种宗门的邪门歪道,不是一个江城市小小的雷家能够招惹的起的,他们要想搞死雷家简直太容易了。

   雷千娇虽然任性,但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轻重缓急,连忙应承了下来,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别人,可是这丫头还不肯走,开玩笑说不走了,要跟葛羽睡在一起,聊一个通宵。

   齐肩短发美女愉快下去茶写真图片

   葛羽好不容易才将这大小姐给劝走,理由是明白帮他们雷家对付东城市何家的人,要是精神头养不好,明天打不过可就麻烦了。

   雷千娇那丫头这才意兴阑珊的离开了葛羽的房间,临走的时候,还回头拥抱了葛羽一下,那柔软透着香气的身体,差一点儿就让葛羽意乱神迷了。

   好在葛羽修行了这么多年,道心很稳,好不容易才平复下了心头那动荡不安的心,坐在床上继续修行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葛羽睁开了眼睛,整个人看上去神清气爽,换上了衣服,简单的洗漱,便走出了客房,雷家的下人走上了前来,说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请葛羽到餐厅用饭。

   葛羽被带到了餐厅,发现雷家的人都已经聚齐了,雷千娇竟然也醒了过来,穿着睡袍,头发毛烘烘的,看上去有些慵懒,就像是刚睡醒的小猫一般可爱。

   可是一看到葛羽走了过来,这丫头顿时眼前一亮,好像精神了很多,热情的跟葛羽打着招呼,说:“羽哥,你也醒了?”

   葛羽点了点头,然后便看到坐在一侧的雷风云,雷风云被葛羽解开了血诅之术,只是休息了一天晚上,便已经可以被人搀扶着下地走动了,只是他此刻面色惨白,眼窝深陷,看上去有些可怕,像是吸血鬼一样。

   这种情况还算是好的,幸亏雷家及时找到了葛羽,如果再耽搁一天,雷风云便是光吐血,人也活不成了。

   雷风云这种情况,起码一周才能恢复过来,这让葛羽想起了杨帆送给自己的薛家的丹药,如果有那种药在,只需要一颗,雷风云估计三天之内就能恢复如初。

   雷风云看到葛羽走了出来,连忙感激的说道:“葛大师……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他的声音十分虚弱,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相逢即是有缘,雷兄不必挂在心上,只是举手之劳而已。”葛羽淡淡的笑道。

   “是啊,哥,你的确该好好感谢羽哥,你是不是也要谢谢我这个妹妹啊,是我将羽哥请到咱们家来的。”雷千娇笑道。

   雷风云微微一笑,虚弱的道:“好吧,哥哥也谢谢你。”

   雷家的早饭很清淡,但是很丰盛,做的也十分可口,葛羽吃饱了之后,便招呼着雷风云去了客厅,帮他把脉,然后又拿出了纸笔,帮着雷风云开了一副药方子,让雷家的人去抓药,帮着雷风云补身体,雷家对葛羽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只是不等雷家的下人将药给抓回来,门口便有一个关家模样的人惊慌失措的跑进了客厅,颤声道:“不好了……不好了……何家的人找上门来了……”

   听闻此言,雷家的人都是脸色一变,没想到何家的人还真有胆色,竟然直接跑到雷家来了。

   雷经武神色一凛,沉声道:“雷家的男丁都跟我出来,咱们去会会何家的人。”

   说话声中,一帮人都呼啦啦朝着客厅外面走去。

   他们一行人刚走出客厅,就看到雷家几个看大门的人被打翻在地,铁门被人一脚踹开。

   有几个身穿道袍的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葛羽眯着眼睛一瞧,但见有一个汉子,被人背在了身上,也快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姓雷的,给老子滚出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骂道。

   “胆子不小啊,竟然敢硬闯我雷家的私宅,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雷鸣上前一步,怒声说道。

   “我不管这是什么地方,你们究竟是找到了什么人?将我二弟伤成了这样,赶紧把人交出来!要不然老子今天让你们雷家上上下下,一起跟着陪葬!”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指着雷鸣怒道。

   “口气不小啊,要不是你们先伤了我们雷家的人,我们怎么会伤了你们何家的人?你们这是咎由自取,贼喊捉贼!”雷鸣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