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破解版下载地址

“你的怀疑不无道理,无极神宫和神隐门,太神秘了,历史上很多事件,都或隐或现有他们的影子,神道宫那几个老不死的也不无可能,还有那个吴天……说实话,我最担心的,其实就是这孩子了,按说三年的时间,他还无法进阶到元级,但是他足够年轻,潜力无穷,拥有无限可能……”焦触有感而发。

年修试探性的问道:“吴天虽然惊才绝艳,但是毕竟年岁尚小,再说他带走的那些人,也没一两个冒尖的人物。七十几万人被他裹挟而去,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这么多张嘴巴要吃饭,他要应付这些人,要花不小的心力……相较而言,他的嫌疑应该最小吧?你怎么会这样重视他?莫非盟主还有什么事情瞒了在下?”

焦触道:“关于这孩子,我知道的和你一样多,没准,你比我知道的还要多一些……”

年修有点紧张了,他故作镇定,听焦触继续讲话。

“你翻看过那个孩子的记忆,不是吗?那孩子来自于地表世界,按照你告诉老杨的,他不容于地表世界,被迫逃到地下……”

年修总算是放了心,他问道:“盟主想要说的是,吴天的可怕潜力,连地表大世界都忌惮不已,他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是吗?”

焦触不置可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沉默了一回儿道:“当初,你和杨群都做错了一件事,不该让吴天独自面对神王宫的。”

年修很想说,他当时有帮助吴天,对抗闻英和厉烈,不过现在想起来,自己当初,的确是存着占便宜的心态呢。

焦触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埋怨自己和杨群,当时没有直接格杀丁乙?年修还有些拿不准。

同焦触谈完话,年修又去和杨月娥见了一面。

辛魅四个月前,去了一趟西铁城,在那里,她见到了金智慧兄弟,通过网络,她还见到了丁乙。那个时候,地底世界还不像现在这样混乱。神水宫,还被几大势力盯得死死的。而且那个时候的网络,还没能架设到东部去。

辛魅回去的时候,金智慧交给了她一套,便于联系的玉符。正是通过这副玉符,才促使了杨月娥,和年修这一次的见面。

复古文艺范的极品美少女私房

杨月娥打心底,就非常讨厌年修。倒不是说年修长得面目狰狞,有多可怕,实际上,年修虽然长得有些富态,但是并不难看,而且他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很讨喜。不过,这家伙,是地底世界出了名的大骗子,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是个很没下限的人。

金智慧要神水宫和心术门接洽,她也没有想那么多。

两人刚一见面,年修就布置了一个隔绝结界。杨月娥毕竟是个女修,看到年修如此做派,心中打了一个突。她可不是年修的对手,她真的有些担心,年修对她欲图不轨。

不过好在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年修并没有有什么不良企图。

“杨宫主,我这次来,是代表天龙国与你接洽的。”年修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杨月娥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年修会是丁乙的人。

“我们心术门,已经整个并入了天龙国,老王现在,人就在天龙国,这边的事情结束,我也要回去。”年修继续爆料道。

“年门主,你们心术门两大宗师,二十九位玄级高手,三千门人,怎么会……”同样是一宫之主,她对年修的做法,感到难以理解。

“相较于年门主,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年院长,天龙国是内阁制,我是新晋阁员,同时还是立法院的院长,说实话,加入天龙国,是我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年修说道。

他看杨月娥一脸震惊的表情,叹了口气道:“天龙国的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西部世界除了一个神念宫,没有一个像样的大势力。对了,练复生现在也已经入阁,加入了天龙国。要不并入天龙国,吴天一路大军杀过来,我们心术门可挡不住,与其到时候被灭门,还不如早点加入天龙国。”

杨月娥看过幻碟,她知道天龙国的强大,只是心术门加入天龙国,还是让她被震撼了一把。

年修继续说道:“天龙国的实力,远超乎你的想象,不要说有我和老王两位元级高手,三日前,复生也成功晋级成为了元级大宗师。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吴天大半年前,就已经成为元级高手了。”

杨月娥惊呼道:“这绝不可能,半年前,他还不到二十岁!”

年修道:“傀儡道和其他道门不同,其他道门注重的是自身修为,傀儡道讲究的是制造,半年前,吴天就和他的弟子们,就研制出了超越玄级的存在,可以说,他现在已经是比肩我们的存在了。”

杨月娥脸色苍白,几乎说不出话来。

年修非常满意杨月娥的表现,继续说道:“杨宫主,你知道为什么,你们神水宫这一次,为什么没有被波及到吗?”

杨月娥心中一惊,恍然大悟,不禁浑身出了一身冷汗。

她看着一脸轻松的年修,忍不住说道:“这么说来,心术门根本就没有受到攻击,你们也根本没有出现折损,对吗?”

年修点了点头。

“小崽子们也不能天天读死书,偶尔也要出来活动一下,演个戏,跑个龙套什么的,这叫劳逸结合,不是么?”

杨月娥思忖片刻,追问道:“年门……年院长,难道你和王先生,真的甘愿放弃千年的传承,将心术门的道统都抛弃吗?”

年修笑道:“我们心术门的道统,怎么可能会丢?丢不了的!傀儡道不同于其他道门,它有着极强的包容性。心术门的功法和傀儡术兼容,毫无违和感。这一次,我们心术门的小崽子们,可是否极泰来,他们比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要高兴。杨宫主,你是太多心了。”

见杨月娥不信,年修把天龙国的政体架构,教育体制,向杨月娥做了细致深入的分析。杨月娥去过忘川城,对这一套,不算很陌生。经年修这么一分析,杨月娥发现,事实上,丁乙创立的这个天龙国,好像还真的对道门的传承,没什么改变。

神水宫在丁乙走后,也花了不少精力研究傀儡术。宗门里面煌至、罗嫣姐弟,还有大长老龙芸,包括她本人,一有空,都会研究傀儡术。虽然他们这些人,学习傀儡术进展不是很大,可是本门的术法,也并没有落下。

她听年修这样一说,心中不禁有些不淡定了。

合并神水宫,是天龙国的一个方略,这两个势力一直交好,不同于其它的势力。年修和杨月娥的见面,本来就是天龙国的一次试探。

梁城大会之后,各势力的主事者纷纷离去。年修也返回了繁弈城。在繁弈城,年修、金智慧、金智贤、金正、李辉、向天娇、丁闪,大家一起合起来召开了一个战前会议。

主要是总结,这几个月的战果,以及因应新的形势,制定接下来的计划。

轰轰烈烈,长达三个月的道门乱斗,在天龙国这些捣蛋专家的精心策划下,战果骄人。

地底世界六十七个大势力,有近四成的势力,都卷进了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里面。其中受创最深的,就要数太阳神宫了。

天网系统的关键侦测手段,来自于架构在穹顶的探头,而经营穹顶唯一的宗门,就是太阳神宫。不针对它,针对谁?这可是事关制空权的问题,对太阳神宫,必须要不遗余力的挞伐。

太阳神宫,不像心术门,玩的是金蝉脱壳,这个南方大宗,这一次是真的受创严重。

太阳神宫是地底世界,五大超级势力之一,单单门下的弟子就有七千多人,这个以光、火两种资质,为主要招收对象的超级势力,这一次完就是遭到了无妄之灾。

太阳神宫四周的大小宗门,这几个月来,都参与了与太阳神宫的争斗当中。差不多有一两千的太阳神宫弟子,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创。当然,太阳神宫周边的各个大小势力,也伤亡惨重。

三个月的时间,太阳神宫单单是失踪的弟子、长老,就多达一百三十多人,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尤其是外出工作的维修站,好几处,整个维修站,都给人端了。

至于走在路上,被人敲闷棍,剥下衣服示众,在家中睡觉,还被人纵火烧屋子……这样的事情,比比皆是。搞得太阳神宫的人,都不敢外出了。

同时,经过这三个来月的纷争,太阳神宫和周围大大小小的势力,算是彻底结下了梁子。

太阳神宫原本因为自己是五大势力之一,一直恪守不结盟的策略。不曾想,也正是他们这种高傲的态度,这一次受到这样大的损失,连个愿意相助的势力都没有。参加梁城会盟,没一个势力搭理他们,搞得参加梁城会盟的,太阳神宫宫主阳阳,心中极度郁闷。

太阳神宫有三位大宗师,除了阳阳,还有周曙光,乌蓬,两位元级高手。

这次长达三个多月的祸事,各个宗门、道门,不少都受到了很大损失,表面上六十七大势力,受创最重的,是神魔宫联盟的心术门,据说伤损达到快四成了,但实际上,真正受创最深的,是这个无极神宫。

不过人家心术门,好歹还有联盟内部救助,太阳神宫可没有这个福气,只能自救。

不仅如此,这一次会盟,六十七家大势力,还制定出了新的章程,不允许太阳神宫,断了他周边各大小势力的‘光照’,不得向各个小势力寻衅报复。这让阳阳心里,更是非常不痛快。

回到顶天城,阳阳向周曙光和乌蓬,通报了梁城会盟的精神。周曙光和乌蓬,也都愤懑不已。

谁让他们没有结盟的势力呢?

三人正在一起议事,有长老进来禀报,说是西北孝经城,光华城,燕京城,好几处的天衍大阵,出了问题,还有东南部几处也要更换太阳石。不过,现在宗门长老喊不动人,这个时候,谁都不愿意外出……

也难怪那些太阳神宫的人,不愿出宗门,前些日子,针对太阳神宫的攻击无处不在,这些太阳神宫的弟子们,可都是被揍怕了。外出工作,就是一个讨打的差事。

阳阳怒不可遏,将前来禀报的长老,训斥了一顿,点了六个门内长老,让他们率队前去……

四天后,就有消息传来,东南路的徐峰长老,带领的九个人,半路被人劫了道。随后这派出去的六路人马,其他五路也都受到了不明势力的攻击。

徐峰他们的人马最先退了回来,他们模样凄惨,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好不凄凉。另外的几路人马,在受到攻击后,也纷纷打道回府。

率先回来的徐峰,被阳阳叫了过去。

“梁城会盟后,已经对擅自发动袭击的势力,做出了惩罚决定,现在各个势力都约束门人,不许再生事端,究竟是什么人,针对我们太阳神宫,发动的袭击?徐峰,你与对手交过手,到底是哪一方的势力?”阳阳问道。

徐峰抬头望了一眼阳阳,又看了阳阳身边的周曙光和乌蓬,似乎有些踌躇。

阳阳厉声喝道:“你总不会吃了闷亏,还不知道,对手是什么路数吧?”

徐峰连忙道:“启禀宫主,这一次实在诡异的很,这一次门下带着九名弟子,路经五老山遭到了对手袭击。对手出动五人,都是玄级初阶的修为,而且这五人精通合击阵法……”

周曙光是个急性子,他忍不住嚷嚷道:“说了半天,还没说道重点,点子是哪个势力的?”

徐峰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周曙光大怒道:“老子问你话呢,你倒是快说啊!”

徐峰心一横,这才说道:“伏击我们的人,虽然都易容改装,但是他们使用的,都是光系功法……”

阳阳他们顿时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太阳神宫这次遭逢劫难,除了外派他们六路人马外出,几乎没有人出宗门。尤其是玄级以上的修士,几乎都呆在门内,这太不可思议了。

乌蓬唤来宗门执事,看了一下考勤,又询问了各个玄级弟子、长老的外出情况,最后,他不放心,干脆将门内的玄级高手部召集到大殿来。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太阳神宫,总共有一百三十八名玄级高手,其中八十三名,都是修行《日耀经》的玄级高手,其中玄级初阶的,有五十四名。可这段时间,这些人,并没有人外出。

乌蓬又让徐峰前去指认,徐峰摇了摇头道:“副宫主,属下也是修炼的《日耀经》,对门内各个精英弟子、执事、长老,都非常熟悉,点子不是他们。”

阳阳他们面面相觑,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凉意。

正在这时,一名执事进来禀告,说是阳阳的侄孙阳炬,有要事求见。

阳阳心中正恼火的不行,听到执事禀报,非常不耐烦,摆了摆手道:“让他滚,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来添乱。”

执事连忙退了下去。不过他下去没三分钟,又走了进来。

“宫主,阳炬说,他就是来说明徐峰他们一事的。”执事跟阳阳禀告道。

周曙光和乌蓬听得真切,都把头望了过来。阳阳有些奇怪,连忙让执事去把阳炬领进来。

功夫不大,阳炬进了光明神殿。

阳炬资质低下,年纪大约在二十四、五左右,到现在还仅仅只是一个羽级高阶的修为。阳阳知道这个侄孙,但是从来没怎么关注过他。这个年纪,这份资质,实在是,没什么好特别注意他的。

阳炬到也还算得上是相貌堂堂:浓眉大眼、国字脸,有些英气,不过阳阳并不喜欢他。

阳炬进来,给阳阳他们见过礼,就安静的站在了大殿中。

阳阳道:“听说,你知道徐峰他们遇劫的事情,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阳炬并不作声,只是看着大殿里面的其他长老、供奉。

周曙光摆了摆手,让那些长老、供奉,都退了出去。

阳炬从怀里取出几个阵盘,在大殿里面布置了起来。阳阳看阳炬布置阵法的手法老练,有些吃惊,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阳炬布置好隔绝阵法后,再度站到了殿中。

“我记得你父亲好像说过,你离开宗门,有一段时间了吧?”阳阳问道。

阳炬点了点头,笑道:“那真是一段美妙的旅程,如梦境一般,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流连忘返。”

周曙光提醒道:“阳炬,徐峰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阳炬道:“副宗主你不要急,关于徐峰他们的事情,也和我这次奇妙的旅行有关。”

周曙光还待追问,乌蓬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八个月前,我再一次冲击灵级失败,心灰意冷,就想要出门散散心。我听说阳雀岭,有火鸟出没,就去了西南。没想到在金川,运气不好,遇到了地龙翻身。也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几个好朋友。他们都是真正的医者,从事着救死扶伤的工作,他们是那种大公无私的人,不论穷人还是富人,都一视同仁,而且他们行医,在很多情况下,对那些穷人都是免费的。”

周曙光他们,静静的听阳炬,讲述他的经历。他们心中都在暗自猜测,阳炬到底遇到的人,到底属于那个势力?

绿谷?百果园?都不像……

“我跟他们在一起,约莫有两个多月的时间,那些日子,大家吃、住都在一起,虽然他们都是凡人,可是他们谈吐不俗,见识更是胜过很多修真者。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非常快活。”

凡人?阳炬跟那些凡人厮混了两个多月?听故事的三人,都有些吃惊,阳阳的这个侄孙,还真是一个奇葩。乌蓬和周曙光,暗自摇了摇头。

“有一天,聂老大跟我说:‘阳兄弟,你是个肯为天底下穷苦人出力的好汉子,我们几个兄弟合议后,决心送一场造化给你,我们相信自己没有看错人。’我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是修真者,他们只是凡夫俗子,他们又能够送我什么造化呢?没两天,来了一个小胖子,他是修真者,他把我找了过去,跟我交谈了半个时辰左右,最后他非常满意,取出一辆车傀儡,送我去了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地方……”

周曙光大喝道:“凡人、车傀儡,两位,你们现在知道点子是谁了吧?”

乌蓬和阳阳,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这普天之下,这样对待凡人,又和傀儡打交道的,就只有一个势力,鬼城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