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一多大秀

萧姵挣脱桓郁的手,气鼓鼓道:“疯了才好呢!国主发疯,兵马大元帅被擒,流云国还不乱成一锅粥?

咱们趁此机会一鼓作气灭了它,省得以后麻烦!”

桓郁知晓她说的都是气话,温声劝道:“打仗不能逞一时意气,军队马匹粮草辎重,所有的一切都得做好充足的准备。

还有陛下那边也得去请旨意,攻打一个国家不是拿嘴说说就行的。”

道理萧姵当然知道,无非就是有些不甘心。

她把长枪扔给桓郁,调转马头折返回去。

桓老郡公挑起大拇指,朗声笑道:“小九的枪法尽得老国公真传,梁隽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狼狈过!”

萧姵拉住缰绳,老老实实地在他身侧停了下来。

如果这些话出自其他人之口,她说不定就信了。

可说话的人是修老头儿,自打两人相识到现在,他啥时候舍得这般夸赞自己?

分明就是觉得他们此次的行动太过冒失,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

不信就等着瞧,待会儿回到大营,她和桓二哥少不得要挨一顿训斥。

一眼就让你迷上她

见她这般老实,桓老郡公的嘴角翘了起来。

他吩咐身侧的副将:“立刻清点人马收兵回营。”

“是。”副将抱了抱拳,打马离去。

不多时,桓郁也回来了。

桓老郡公对孙子的态度与对孙媳妇完全不同。

他敛住笑容,沉声道:“随老夫回营!”

桓郁不敢有意见,乖乖跟在了他的身后。

副将很快就将队伍整顿好,沿着原路返回大营。

萧姵四下里看了看,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星姑娘端坐在那名斥候身前,眼睛都不带眨地看着她。

她冲那名斥候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不一会儿,星姑娘已经坐到了萧姵身前。

见她发髻散乱小脸上也沾了不少灰土,萧姵有些心疼地替她擦了擦脸。

“星星有没有被吓到?”

“我[txt fo]没事儿。”

“姐姐这就带你回家,今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

星姑娘嗫嚅道:“方才那人真的是我……父亲的父亲么?”

萧姵道:“他究竟是你什么人,姐姐说了也不算。

等啥时候见到你父亲了,让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你。”

星姑娘点点头,眼睛却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的脸。

萧姵不自然地摸了摸脸。

折腾了这么几日,她脸上的伪装脱落了不少。

莫非此时她的样貌太过吓人,以至于把小姑娘都给吓傻了?

“姐姐,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呀?”星姑娘小小赞了一句。

“嗐!憋了半天就憋出个这?”萧姵把她的小脑袋转了回去:“坐稳了,咱们要跑起来了!”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回到了临时搭建的大营。

桓郁和萧姵都松了口气。

他们本以为祖父要去的是外祖父的大营,那样他们就得应付两个长辈,想想都有些头痛。

而且外祖父的性情与祖父不太一样,萧姵那些撒泼打滚儿耍赖的招数在他面前真是没法儿使。

“你们两个随老夫进来!”桓老郡公吩咐了一声,自己掀开帐帘走了进去。

萧姵把星姑娘交给之前那名斥候,并叮嘱他带着她下去休息一会儿。

斥候带着星姑娘离开了,萧姵和桓郁一起走进了大帐中。

桓老郡公端坐在椅子上,也不让两人坐下,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他们。

桓郁一向沉得住气,萧姵却有些受不了了。

她厚着脸皮蹭到书案旁,嘿嘿笑道:“您老人家还真生气了啊?”

桓老郡公白了她一眼:“如果今日老夫没有去接应你们,或者说去得晚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您老人家神机妙算,一切都尽在掌握……”

萧姵的嘴跟抹了蜜一样,险些把一旁的桓郁都给逗笑了。

桓老郡公笑骂道:“少来拍老夫的马屁!你们两个简直是胆大包天,带着一二十人就敢闯流云国,还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萧姵笑道:“我就说吧,您老人家果然是能掐会算。我们在千里之外做的那点事儿,什么都瞒不过您。”

桓老郡公道:“你们两个倒是与老夫说一说,为何突然潜入流云国,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目光已经锁定在桓郁的脸上。

与小九这个古灵精怪的孙媳妇相比,还是他的孙子更老实一些。

桓郁本来也没有打算隐瞒。

更何况祖父连他们的行进路线都了如指掌,又怎会不知他们此行的目的?

“回祖父,我们此次去往流云国,是为了营救梁若儒的女儿,就是方才跟在咱们身后的小姑娘。”

桓老郡公道:“从梁隽的父亲那一辈起,老夫就一直在与梁家争斗。

梁隽以异族人的身份,在流云国兵马大元帅的位置上一坐就是三十年,你们以为他是能够小看的么?

老夫有多了解流云国,他就有多了解大魏。

幸好你们的计划还算周全,直到大火烧起来时梁隽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准确判断出你们的逃跑线路,并且还设了埋伏。

当然,老夫对你们二人是有信心的,但今后行事切不可大意。

知道对手不好对付,就一定要把问题考虑得更加周全。”

两人都有些惭愧,忙一起抱拳行礼:“谢祖父提点。”

桓老郡公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你们不是把梁若儒的女儿给带到这里来了么,还不赶紧去把人叫进来!”

萧姵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牵着星姑娘的小手走进了大帐。

因为有过那样的成长经历,星姑娘其实是个胆子不大的小姑娘。

加之她自小就没有接触过梁若儒之外的男子,因此她在女子面前表现还算不错,却不知该如何与男子相处。

桓老郡公做了几十年的一军统帅,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为了不吓到陌生的小姑娘,他自觉已经把气势收敛了大半,可在星姑娘眼里,他依旧是个看起来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她低垂着秀美的双眸,认真地行了个礼:“小女见过桓老郡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