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软件app

【 .】,精彩免费!

“治国之道,在于长生不老!”

黄少宏这货说话的时候特意加大了音量,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在座的五十多人,同时化身‘大呲花’,饮到一半的酒直接就都喷出来了。

有几个年岁大的不但喷了,还呛到了,邹衍、刘华生、郭纵几个就呛得老泪纵横,鼻涕、黏涎弄的身上都是。

纪嫣然由于是轻饮了一口,倒还好一些没有喷出来,但也小小的呛了一下,用衣袖遮面,身体连连耸动,等缓过来放下衣袖的时候,一双美眸都变成了泪眼汪汪。

黄少宏看的这个舒爽,心说叫们哔哔起没完,影响老子吃饭的心情,都遭报应了吧。

要说最倒霉的就是项少龙,这货喝酒的时候是看着黄少宏的,结果被对方一句话逗得要喷,他怕喷到自己这位大哥身上,下意识的猛转过头去喷了出来。

结果这货没喷到黄少宏,却喷了自己老丈人乌应元一脸,好在对方也在喷,倒是显得不那么突兀。

这货转头对黄少宏埋怨道:“大哥可真是……”话未说完,就转头帮着乌应元擦拭起来,连连给这位自己的岳父大人道歉。

等到众人喷完,纷纷整理仪表,让下人清理案几上的酒渍,好半天才平息下来。

纪嫣然刚才也呛得俏脸通红,眼泪都留下来了,她作为天下第一才女,身份在诸国那也是超然的存在,何从如此狼狈过。

哀怨的看了黄少宏一眼,才不满的道:“太师能否正经一些,一句说笑之言,可是害的嫣然差点失态呢!”

素颜小美女带着相机户外拍摄

纪嫣然情商极高,虽是表示抗议的话,但从她口中说出来,却似好友之间的些许埋怨,温声软语,即便是极为苛刻之人,对她也无法生出任何不满。

楚国李园乃是纪嫣然最为狂热的追求者之一,本来他心中就对这位新任太师痛恨之极,此时见纪才女都出言表示不满,立刻出言嘲讽道:

“嫣然不用在意,有些人不过是用说笑掩饰真正的无知罢了!”

秦国徐先虽不喜李园为人,但此时他们六国使者都是站在一个战壕里的难兄难弟,听到李园向黄少宏开炮,这位身经百战的老将也嗤笑道:

“我还以为太师大人有什么高妙见解,原来不过是满嘴荒唐言!”

黄少宏嘴角一挑,露出一丝笑容,声音淡然的问道:“们真当本钜子的剑不利吗?”

他说话语气平缓温和,却发出无穷杀机,让众人心中一寒。

纵使这李园和徐先都自信对方不会杀死自己,而是应该留着他们换取更大的利益,但是此刻他们却再不敢惹恼对方,都是一声冷哼,但却不敢再说出什么刺耳的话了。

韩国的韩闯、齐国的仲孙玄华,都对黄少宏怕到骨子里,两个人此时坐在自己席位上做鹌鹑状,爱啥啥,爱谁谁,先活着再说。

见到李园和徐先吃瘪,心中更加庆幸自己的决定。

厅中其他众人见到太师发怒,都心中揣揣,不敢多言,只有纪嫣然仿佛未察觉这种气氛一样,巧笑嫣然的道:“太师大人,嫣然可是很想听听您真正的主张呢!”

她这么一说,尴尬的气氛瞬间缓解下来,黄少宏转头淡笑道:“其实我说的是真的,只是们不相信而已!”

纪嫣然见他不似说笑,请教道:“太师可否明言,一解嫣然心中的疑惑呢?”

项少龙在一旁心中想着,自己这位大哥又要开始忽悠了。

果然,只见黄少宏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道:

“我刚才说诸位所言的治国之策都是废话,并不是说笑之言,无论老庄、法家、儒家、还是我墨家,等等治国之策都是手段,却并不是根本!”

邹衍眉头一动,出言问道:“那治国的根本又是什么呢?”

“是人!”黄少宏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我认为治理国家根本就在那些掌权的人!”

“掌权之人是明君,则无论用哪家的学说、道理、策略,治理国家,都会不断的发扬其中的优点,规避和改良其不足之处!”

“掌权之人若是昏君,即便采用的学说、道理、策略再好,也不能发挥其作用,或许初时能见到成效,但长此以往,只知享乐不知变通,贪图安逸,不能设身处地为万民百姓着想,终究只是浮于表面而已!”

黄少宏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所有人都陷入沉思,发现果然是这番道理,不由得跟着他的话而纷纷点头。

纪嫣然美目越来越亮,开口赞同的同时,又提出自己的疑问:

“太师说的不错,确实是这番道理,但自古明君少而昏君众,又有如商纣那样初时英明神武有明君之资,但随着为君日久变得荒淫无道,所以嫣然认为,行之有效的治国策略,也是极为重要的,太师您说是么?”

纪嫣然的说法,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都纷纷点头赞同。

黄少宏对于纪才女的说法并不否认,也点头道:“对啊,正因为明君少,所以才显得珍贵,但是们想过没有,若是这样的有道明君能够长生不老,岂不是就解决了这样的问题!”

他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诌道:“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上古三皇五帝,夏少康、商子履,本朝文王、武王,若是有一人能够长生不老,相信此时定然不会诸侯争霸,而是百姓富足,天下安定的大好局面了!”

三皇五帝都是公认的上古圣皇,而少康是夏朝明君,子履是商朝开国君主成汤,也是有道明君,文王、武王自不必说,都是被当今封为圣主的君主。

众人听完黄少宏的话,顺着他的思路想去,都觉的有道理,但猛然回过味儿来,又觉得不对,这其中却有大大的不妥,大儒刘华生摇头道:

“太师所言大谬,长生不老只说太过虚无缥缈,又怎么可能实现呢,不过是妄谈罢了!”

这番话已经很不给黄少宏这太师面子了,就差指着鼻子说胡说八道了。

黄少了脸上露出不屑之色,看了一眼刘华生,淡淡道:“轩辕黄帝寿数过百而乘龙飞升,传下养生修炼之道,彭祖得之寿过八百岁,如果认为这些都是传说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据我所知如今诸家学派都有自己的炼形养真之法,我墨家就有第一任钜子墨翟传下的修炼法门可使人寿过百岁,儒家有浩然之气能使人诸邪不侵,道家自不必说、容成、广成可都是道家真仙,老庄亦有守一、听息、观想诸法……”

黄少宏说道这里,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对刘华生道:“长生如何大谬?不老何曾妄谈?不过尔等所思所见,太过浅薄,只追求皮毛道理,却不求本质正道罢了!”

黄少宏一番话说的众人无言以对,都觉得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越细琢磨就越像歪理邪说,句句颠覆常人的认知。

若是别人如此说,早就被在场众人喷的体无完肤,但是慑于他太师的身份,和其霸道手段,竟然没人敢说他的不是。

项少龙暗自好笑,偷偷给黄少宏竖起一个大拇指,心说大哥真能忽悠。

纪嫣然暗暗摇头,心说这位太师大人说的看似句句有理,但所说的一切都建立于能够‘长生不老’的基础之上,若是没有这个前提一切还都是虚妄之言。

而世上却哪里有长生不老这种事了,所谓黄帝乘龙飞升,彭祖寿八百岁又哪里有人亲眼见到了。

其他人也是如纪嫣然一样的想法,觉得这位太师不切实际,心中对其那点好感,变得越来越淡,便也不再出言了。

六国使者中,燕国大夫冷亭、秦国徐先、楚国李园、魏国龙阳君、暗自嘲笑的同时,都放心不少,原以为这太师是个杀伐果断的厉害人物,现在看来却也是昏庸无能之辈,这样的赵国也不足为虑。

在场众人中,只有一人对黄少宏的话大感兴趣,那就是名传诸国的玄学大师,后来阴阳家的开创之人,邹衍!

邹衍在黄少宏说之前那番话的时候,眼中灼灼,放出精光,他越听越是兴奋,觉得黄少宏的话简直句句珠玑,而且惊闻各家各派还有修行秘法存在,不由得心里更是喜悦。

此时众人皆陷入沉默,邹衍回过神来,则兴奋的问道:“太师所言可是当真?”

黄少宏心中对刚才胡编乱造的效果满意之极,对于别人他何必在意,这番话虽是他顺口胡诌,但其实就是说给邹衍听的,只要对方感兴趣那就可以了。

邹衍虽然看上去像个神棍,但无可厚非的,他是是阴阳家的创始人,在‘阴阳五行学说’之上,开创了‘五德始终’学说,将阴阳五行之间的变化、生克、详细的做了解释。

这‘阴阳五行学说’和‘五德始终’学说,无论对后世的儒家、道家、医家,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借鉴作用。

后世汉代大儒董仲舒将邹衍的‘阴阳五行学’说与儒学相结合,开汉代儒学阴阳五行化的先河。

而道家更是将阴阳五行看作宇宙的最终奥秘,长生不老的根基,并且将邹衍封为道家代表人物之一,可称为道家的一代祖师。

还有医家也将黄帝内经与阴阳五行学说结合,将五行学说代入人体五脏,称心属火、肝属木、脾属土、肺属金、肾属水,又参考日月轮转,时辰更替,创出了五运六气之说。

更有‘不通五运六气,遍读方书何济’的说法,可见五行学说在医术里起到的重要作用。

言而总之,这邹衍就是这个时代最惊采绝艳的人之一,黄少宏在得到了‘墨子补遗’感觉到了‘墨子呼吸法’的神奇之后,就对这个世界的诸子百家中各家的秘术起了浓厚的兴趣。

这种兴趣在之前龙子宫大教场中以一敌三与嚣魏牟、韩竭、管中邪三人生死搏杀之际,因‘墨子呼吸法’那越战越强、越战越勇的神奇特性之下,达到了极致。

所以让他联想到,既然墨子有秘法传下,孟子也说过善养浩然之气,那说不定各家之中都有秘法传下来。

而这时代也盛行长生之说,那是否可以通过各家秘法、典籍成就出一套完整的修炼方法,达到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久视,使得自身强大的功法呢。

那些秘法、典籍固然重要,但开创一派学说的诸子则更加重要,李耳、庄周、孔丘、孟轲、鬼谷王禅这些惊采绝艳的宗师他是赶不上了,现在还活着的最顶尖的人才,也就是这位邹衍、邹子了。

而这位邹子还恰好是阴阳五行学说的创始人,这样的人才必须归于自己麾下。

黄少宏可以轻易获得后世诸般经典以及千百年推陈出新的各种理论,也可以在这个时代,获得因始皇焚书坑儒和失传的大量各家秘典。

而在他心中只有邹衍这样的开创一家学说的大宗师,才能更有可能在这些典籍与理论之中,悟出真正的好东西来。

始皇集天下力而求长生之药,黄少宏认为自己如今的优势更胜始皇帝,又怎能不早早作此打算呢。

对于邹衍寻问他‘所言可否当真’的话,他不置可否,转而朝四周的人道:“今日宴会便到这里吧,本钜子与邹夫子有话要谈,们退下吧!”

就是如此霸气!

一句话说出没给其他人留任何颜面,所有人都显出怒容,但却莫敢不从。

乌应元和郭纵都是老谋深算之辈,喜怒不形于色,笑呵呵的站起拱手拜别。

黄少宏对于两个这两个老狐狸的态度极为满意,客道了几句,两人也觉面上有光,匆匆去了。

赵国之人对于太师的气愤只是瞬间,更多的还是崇敬和畏惧,连忙起身纷纷告辞。

六国使者得不到使臣应得的礼遇还被人如此呼来唤去,心中极是不忿,但无奈寄人篱下,也只好纷纷起身,冷哼之后拂袖而走。

只有李园露出一往深情的模样和纪嫣然招呼,说还会来看望她的,但得到的回应却也只是礼貌的一笑。

等众人全部离去,宾客只剩下黄少宏与项少龙两人,而主位上纪嫣然起身告罪道:“太师见谅,嫣然有些疲累,这就要回去歇息了!”

看她脸上少了之前那温柔可人的笑容,也知道其应是对黄少宏的霸道感觉不满。

项少龙暗叫可惜,想出口挽留,但无奈人家纪嫣然却不是对他说话。

黄少宏只想与邹衍探讨自己的想法,对于纪嫣然是否留下并不在意,随意挥手道:“纪才女请便,本钜子只与邹夫子、刘先生探讨一下学问便可。”

项少龙一呲呀,心说大哥不说话还好点,这一挥手就跟撵人没什么区别。

要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纪嫣然虽是亡国之民,却是天之骄女,凭借自己的才学,博得了天下第一才女的名号。

平日里何曾被人如此轻慢过,见黄少宏对自己这个天下第一的才女,如弃敝屣的样子,此时心中不忿,气嘟嘟的又坐了下来,说道:

“本姑娘现在又不累了,倒想听听太师大人究竟要与邹先生探讨什么学问,也让嫣然涨涨见识!”

纪嫣然平日说话温婉大方,这等小女儿家的样子就连与她认识已久的邹衍也是头一回见到,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黄少宏本来一心想着和邹衍探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忽略了纪嫣然,等此时被她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原来无形当中好像把这位才女得罪透了,还激起了对方的傲娇属性。

见纪嫣然坐下来,他也没有赶人的意思,这位纪小姐怎么说也是这战国末期的天下第一才女,论学识未必就在邹衍之下。

他刚要和邹衍说出自己的想法,就听见大儒刘华生闷哼一声道:

“太师大人,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此处乃是老夫的府邸吧?缘何您越俎代庖,擅自替老夫做主结束了宴会呢!”

黄少宏眉头一挑,目光闪烁不定,让周围的人都感觉到一阵心悸,刘府的下人,一旁的邹衍,就是刚刚坐下的纪嫣然也都怕这位太师大人因刘华生的话动怒而治罪这位当世大儒。

谁也没料到,之前还一身戾气的墨者钜子、当今太师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饶有兴致的笑道:

“越俎代庖好似出自《庄子》‘逍遥游’一篇,堂堂儒家大儒,竟然引用道家大宗师的语句,真是奇哉、怪哉!”

刘华生本来生了一肚子气,不顾对方太师身份出言直斥其非,谁料这位太师不但不气,反而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他也有些哭笑不得,再也发作不起来。

当即苦笑道:“老夫当面指责太师,也不见着恼,真是好气度!”

他摇了摇头之后,心气平缓下来才道:“我儒家贯通百家,择其善者而从之,庄周大才,自然也是我等学习的榜样!”

“哦……”黄少宏恍然点头:“三人行必有我师,不错,儒家的这种思想的确值得世人学习!”

刘华生一听太师赞同儒家观点,不由得心中喜悦,对他的怨气也瞬间化为虚无,脸上也喜笑颜开起来。

黄少宏和项少龙见了,都笑着摇头,这大儒还真是个老顽童一样的人,不过这等真性情却是极为难得。

黄少宏与刘华生说了几句便不在废话,他直接问刘华生可有儒家的养气之法。

刘华生没有否认,直接承认道:“我儒门却有养气之法,不过怕要叫太师失望了,我儒门养气之法,在保持平和心境之下,确有守正辟邪、独善自身的功效,只能祛病延年,却不能长生不老!”

刘华生将儒家的养气之法解释了一下,浩然正气如孟子所言,乃是天地间一股宏大刚强之气,要用正义和道德日积月累的滋养、培育,让其在胸膛之中慢慢生长。

而这种浩然之气的好处,就是可以让人百病不生,心性坚毅,但是如果养气之人,胸中没有了道德和正义,那这种浩然之气也就会在人体中慢慢消退了。

邹衍虽然与这位大儒相交日久,但也是第一次听说儒家有这养气之法,之前虽然听过浩然之气的名头,但以为不过是一种形容罢了,却不想原来孟轲说的‘浩然正气’真的存在于这世上。

纪嫣然也是如此,不由得对于这可祛病养身的儒家养气术,起了兴趣,想起之前那位太师大人所说‘长生不老’之事,美目闪动,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黄少宏听完刘华生的解释,也对浩然之气有了一定了解,他也不着急让对方交出这门儒家秘法,如果现在说出会显得咄咄逼人,反而不美。

他转头朝邹衍问道:“邹先生,本钜子听闻将阴阳五行只说推陈出新,又创出‘五德始终’学说,认为宇宙万物皆有五行组成,又阐述了五行相生相克的道理。”

“那您有没有想过,宇宙之所以恒存,或许正与这阴阳五行的相生相克,相互转换有关系呢,如果把阴阳五行带进人体,让人体与天地宇宙的规律相契合达到天人合一,说不定长生不老也不是问题呢!”

邹衍是一方大家,创造了‘阴阳五行’与‘五德终始’学说,不过他以道家学说入手,从宇宙宏观层面,来解读五行生克,注重于天人感应,但却对这种学说如何作用在人体还并没有什么研究。

刚才听到儒家的养气法门,心中立时有了一些想法,此时听到黄少宏这么一说,正与他所想不谋而合,眼睛一亮,说道:

“原来太师早已想到这一点,邹衍惭愧,以往只注重于天人感应,天下大势,却忽略了人体自身,今日听太师一番话,好似将我带入了一个新的天地,让我对五行学说又有了新的认识……”

“不过将阴阳五行之术作用于人体,对我来说是一门全新的学问,短时间内怕是难以有所成就!”

纪嫣然此时忽然开口问道:“先生,对于阴阳五行的研究,您是当世第一人,不知想要有所成就,需要多久呢?”

听到纪嫣然这么问,邹衍轻叹一声:“恐怕要穷其一生才行!”

他这么一说,纪嫣然、刘华生乃至项少龙的脸上俱都露出失望之色。

黄少宏却是不以为意,古往今来有多少惊采绝艳之辈倒在了寻求长生的路上,始皇帝穷一国之力想要长生而不可得,‘长生不老’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轻易就能成功。

他有了‘登录系统’日后可以穿梭在不同的世界中,邹衍只是他的一个投资选择而已,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再说,这条路要是走不通还有其他路可走。

所以他对于邹衍所说并没有多少失望的感觉。

黄少宏只是对邹衍说道:“长生不老,逆天而行,何其难也,所以我才提出集诸家典籍中的智慧,炼形养真的方法,总结出一套适用于我们自己的长生之路!”

他说着便将后世的道家、医家在把阴阳五行代入人体的理论,讲了出来,给这位阴阳家、道家的一代祖师提供一个大体的研究方向。

当邹衍听到人身之五脏五行为肺金、心火、肝木、肾水、脾土等五行,此五行又确实相生相克的时候,已经目瞪口呆,紧接着他眼中便精光大放。

朝黄少宏问道:“敢问太师,我听您所说应该已经是一门成体系的学说,不知可有相关典籍?”

黄少宏沉吟了一下才道:“那是我很久以前得到的一本上古医家典籍,等我回头默写出来交给先生便是!”

他心中想着回头抄两本后世的医书、道典交给邹衍,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惊喜。

黄少宏和邹衍、刘华生两人探讨到深夜,勾起兴趣的纪才女也不时插嘴讲出自己对这方面的见解。

最后黄少宏将肚子里那点看网络得来的存活掏的差不多了,这才将‘墨子补遗’中的‘墨子呼吸法’和‘打坐的法门’拿出来教给邹衍。

这东西虽然珍贵,但对他来说还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如果能够让邹衍在研究长生之道上有所借鉴,那才体现出它的价值。

刘华生本来只介绍了儒家的养气之法,具体的法门却并未说出,不过他看这位墨者钜子真的将门中秘法拿出来共享,惭愧之下也将‘浩然正气’的法门交给了众人。

黄少宏提出想要把‘龙子宫’改名为‘剑神宫’,作为大周第一学府,邀请邹衍为学宫祭酒,邀请刘华生为学者学官。

邹衍原本在稷下学宫就担任学官的职位,升为祭酒还算升官了呢,他想了想便即答应下来,当然不是因为升官的缘故,而是他觉得拿了黄少宏这么多的好处,估计对方也不会让他离开邯郸了。

刘华生本就是邯郸人,能加入邯郸本地的学宫,专心做学问传播儒家思想,自然没有什么不喜的地方,欣然同意。

几人约好明日龙子宫中再见,黄少宏便欲告辞离开,回头一看项少龙在一旁已经伏案而眠,竟然在几人畅谈长生之道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

黄少宏踢了这货一脚,项少龙猛地惊醒,坐起身就来了一句:

“是开饭了吗,大哥我要喝啤酒吃烤肉,香烟也没了,廷芳说卫生纸好用,还让我管要上一些,护舒宝也来两包……”

邹衍等人听得不知所谓,黄少宏可是都听懂了,一头黑线的又踹了这货一脚:“还不快起来和邹夫子、刘夫子告辞!”

项少龙激灵一下,这才清醒过来,想起刚才所说,露出尴尬之色,当即起身与邹衍三人告辞,轮到纪嫣然时,这美女忽然问道:

“项先生说的廷芳,就是赵国第一美女乌廷芳吗?原来是她的相公,当真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只是不知先生口中那‘啤酒’是什么酒,‘卫生纸’是什么?‘护舒宝’又是何物呢?”

“……”

项少龙原地当机一分钟,然后尴尬的挠了挠头:

“纪小姐见笑了,刚才在下睡的发蒙,一时间竟然胡言乱语起来,现在清醒过来却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纪嫣然那双比十三姨也差不到哪里去的大眼睛,扑簌簌的眨了眨,看了看项少龙,有看了看黄少宏,直到将两人看的有些发毛这才嫣然一笑:

“原来只是梦话,嫣然执着了!”

等出了刘府,坐上马车,黄少宏挥手就敲了项少龙两下响头,没好气的道:

“护舒宝是吧,卫生纸是吧,咋不上天呢,倒是跟人家解释明白啊!”

项少龙连连告饶:“上次大哥给的生活用品快要用光了,廷芳催的急,我之前忘与大哥说了,做梦的时候才想起来,等叫我的时候,一时分不清做梦还是现实,就直接脱口而出了!”

黄少宏懒得听他解释,直接就说道:“鉴于此次有泄漏国家机密的嫌疑,罚一个月没有生活用品用!”

项少龙一听差点跪了:“大哥不能够啊,卫生纸和护舒宝啥时候成了国家机密的?我可不想用棍刮了!”

被这货磨叽的闹心,黄少宏只好松口答应让其有空来龙子宫取,结果项少龙怕他反悔直接跳车走了,说去布置夜间城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