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育蕉短视频

演武院下院。

“你怎么来了?”

韩擒虎看着瘦削许多,精气神却很足的陆川,说完后意识到不妥,话锋一转道,“你的伤没事了?”

虽然陆川遭遇截杀,身受重伤之事,只是在小范围内传播,但以韩家在上京城的势力,自然瞒不过韩擒虎。

“还行!”

陆川勉强一笑,径自进入屋中,看着简单的摆设,暗暗点头不已。

韩擒虎虽是豪门权贵出身,韩家更是大晋顶级军侯,但他并无多少权贵子弟的奢华恶习,反而极为勤奋刻苦。

“有什么事吗?”

韩擒虎看出陆川不愿多说,却也不知该如何跟陆川相处,索性开门见山道。

“物归原主!”

陆川将一方两尺来长的木匣放在桌上。

“这是?”

妩媚动人的眼线 勾人魂魄

韩擒虎微怔,旋即赶忙上前,啪嗒一声打开木匣,听着隐约的虎啸风声,深吸一口气,右手颤抖着轻抚连鞘宝刀。

不用拔刀查看,他便知道,这正是他韩家那柄,纵然他身为韩家嫡长子,平素都不能轻易触碰的传家宝刀——虎啸刀。

自从其父韩铁钧来信,说宝刀被盗,他便心急如焚,无时无刻不想夺回宝刀。

可从信上字里行间,韩擒虎又觉颇为蹊跷。

自家宝刀,可是在大都督府中,莫说一个陆川,就算是一品绝顶强者,都能盗走,也不可能大半年无法追回。

只不过,现在宝刀回来了,韩擒虎也不再多想,珍而重之的将木匣合上,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陆川。

千言万语,满心复杂,被陆川一句话给击碎了。

“不用谢!”

陆川摆摆手,大咧咧道,“你我一见如故,见外的话就不用多说了!”

“滚!”

韩擒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咳,不用送了!”

陆川知道自己理亏,摩挲着鼻梁掩饰尴尬,转身就走。

“受了伤就不要乱跑,好好在院中修养!”

身后,传来韩擒虎硬邦邦的嘱咐。

“安啦!”

陆川会心一笑,头也不回的摆摆手,向自己的住所而去。

“这家伙!”

韩擒虎看着陆川瘦削的背影,失笑摇头,右手紧紧按着木匣,一双虎目中却闪烁忧色。

以他得到的消息看,陆川伤势之重,近乎成为废人。

虽然看似好了,却不知有几成修为保留,若无虎啸刀傍身,恐怕更加危险。

但陆川既然送归宝刀,韩擒虎也不可能再大方的送上。

毕竟,这是被陆川从大都督府中盗走。

以陆川的性格,绝不可能与沈家善罢甘休,必会闹出天大的乱子。

韩擒虎能无视陆川执掌虎啸刀如此之久,已经是仁至义尽,不可能再为此又更多牵扯。

否则,就不是陆川和沈家开战,而是韩家和沈家,乃至更所势力对上。

这与韩家的处事原则不符!

韩擒虎固然有心相帮,却也不可能和陆川一样,直接赤膊下场。

毕竟,他背后可是有一大家子人。

更甚者,还有依附韩家而存的庞大关系网。

韩家并非没有敌人,若在与沈家对上的过程中处于弱势,甚至最终落败,必然会牵连无数人。

“哎!”

韩擒虎摇头轻叹,缓缓关上了房门。

……

聪明如陆川,自然能感受到韩擒虎心绪的复杂,却也没有多想,毕竟他确实准备和沈家死磕到底。

一路走来,他都刻意跟其它人保持距离,就是不想再经历当年一样的无能为力。

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无论未来如何,都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

“也不知道那把刀炼成没有?”

送还虎啸刀,是陆川考虑许久的事情,也因为另一柄玄刀,也即将成功了。

只不过,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匆匆离开鹤夫人的居所,一路上也没跟任何人交流,与韩擒虎也不过说了几句话而已,自然无从得知最近的情况。

陆川也知道,自己凶名在外,下院武子对他多半都是畏惧,鲜少会有人凑上来讨没趣。

随手拦住一个武子,在对方哭丧着脸,以为大祸临头时,仔细盘问一番。

才知道,从他被截杀起,竟然已经过去了七八天之久。

“麻烦啊!”

陆川皱起眉头,回到自己的住所,收拾了下东西。

索性他的东西本就不多,简单的一个背囊,就能部装下。

除了紧要物事外,可以说别无他物。

背着行囊,陆川走出房间,向下院中的勤务殿而去。

那里,是演武院发布任务的地方。

下院武子,每个月只有一次外出的机会,中院是三次,上院无限制,只要每一季回演武院报道即可。

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下院武子。

毕竟,相较于中上院,下院武子的实力,放眼大晋虽然不错,却依旧处于中下层。

陆川知道自己的境况不宜外出,也只是顺路来看一眼,适应下环境。

不出意外的话,短时间内,他是无法外出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至多能发挥出二品上或巅峰的实力,若是再碰上一品绝顶强者,哪怕是一品下,也能将他打的怀疑人生。

毕竟,蛟渊铠能保护身体要害,却防不住四肢和头颅。

更遑论,蝎皇被鹤夫人那个疯女人收走了,到现在都没还回来的意思,多半是想研究透,甚至干脆就昧下。

陆川与蝎皇心意相通,血脉相连。

也不知鹤夫人用了什么手段,下山之后的一路上,多次屏息凝神召唤,竟是察觉不到蝎皇的丝毫存在。

陆川来到勤务殿发布任务榜单的地方。

“狂刀客来了!”

不知是谁认出了他,惊呼一声后,人群呼啦一声散开大半。

这一次,没有人蠢到以为他身受重伤之后,就可以随意欺辱,无不畏惧的躲闪开来。

陆川不喜欢这种被人当做猴子一样围观的感觉,却也没有急着离开,古井无波的眼神,并未看这些年轻的武子,而是落在任务榜单上。

但很快,便失去了兴趣。

无它,太弱。

要么是追缴某个逃窜至此的江洋大盗,要么就是捉拿某个采花贼,亦或是护送哪家商队。

这些任务中,修为最高的目标,也不过是个四品上的贼寇。

想想也是,上京城方圆千里内,都是演武院的势力覆盖范围,而且还有众多顶级豪门权贵,又有禁军巡防。

哪个不开眼的蠢货,敢闯进这里作案,可不就是寿星公上——嫌命长么?

陆川用膝盖想也能猜到,这些小蟊贼多半是各部有司,在上峰命令下,有意放进来,给年轻武子或权贵子弟刷声望,长经验的。

至于他,当然不可能做这些任务。

不说杀鸡用牛刀,单单是他现在出去,差不多就是送人头,也不会蠢到冒这个风险。

看了会,陆川顿觉索然无味,转身准备离开。

“陆兄,你可算出来了!”

正待走时,旁边传来一道饱含惊喜的声音。

“胡兄!”

陆川眼皮都没眨一下道。

“哈哈,真的是你!”

胡涛惊喜万分,上前张开双臂,热络无比,“我就知道,凭你的本事……”

嘭!

话未说完,一声闷响中,一道人影有如破布袋般飘飞而起。

“你……”

另一人面色剧变,正待说些什么,也步了胡涛的后尘。

原来,这两人正是胡涛和俞亮。

“啊,你好毒!”

“我的丹田!”

两人的惨叫,惊的众人呼啦啦让开,无不是饱含惊惧的看着陆川。

这是何等凶残?

竟然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还是在演武院中,就废了两个下院武子!

“陆……陆兵,你这是何意?安敢在演武院中行凶?”

朱正峰结结巴巴,满头大汗道。

“老朱啊,不是我说你,交朋友呢,招子放亮点,否则哪天遭雷劈的时候,指不定就会连累到你!”

陆川意味深长的拍了拍朱正峰肩头。

“你……是是,陆兄所言极是,我……我以后定然与这等人划清干系!”

朱正峰浑身一抖,撇过头去,掩去面上的羞愧。

“你是什么人,竟敢在勤务殿行凶,速速束手就擒,否则休怪本执事手下无情?”

“是谁给你的胆子,竟然如此目无法纪?”

两名教习冲出人群,看着嚣张至极,站在场中的陆川,纷纷怒喝出声。

也难怪他们会如此愤怒。

多少年了,从未有人敢在演武院中肆意行凶,这已经不是破坏演武院的规矩,而是随意践踏,踩进泥地里,又狠狠往上吐了一口痰。

“教习,你要为我们做主啊,他废了我的丹田!”

“啊,我这辈子完了……”

胡涛和俞亮哭喊不止,怨毒的看着陆川,无此前见面时的热忱。

“弟子陆川,见过两位教习!”

陆川拱手一礼,淡漠道,“我怀疑他们两人与之前的事情有关,麻烦两位教习,送他们去执律殿,好好查问一番!”

“陆川?”

两人互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惊疑不定之色,迟疑少顷道,“你可不要乱说,就算事出有因,无凭无据,你也没有资格滥用私刑!”

“呵!”

陆川失笑摇头,缓缓转身,环视四周道,“我跟他们两人有血海深仇,可他们却佯装不知的凑上来,这不是摆明了用心不良?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实在不行,你们可以问问朱云峰师兄,刚刚他们三人是一起来的!”

说着,一把揽住了朱云峰的肩头,浑然不顾他欲哭无泪的委屈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