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创appStore

【 .】,精彩免费!

为‘终极帝皇侠lhx’兄弟万赏加更,多谢兄弟们的各种支持,夏天拜谢。这章加更码一起了。

================

黄少宏恢复了健康,而且恢复的非常快,在没有那块破铜吸他气血的情况下,喝了一盅‘千年血参首乌汤’又让御厨宰了一只御花园的梅花鹿,美美吃了一顿红绕鹿肉,喝了一盆鹿血羹之后,强大的消化能力和造血能力,让他迅速补充了亏虚的气血。

东邪和北丐见他没事都放下心来,小龙女与李莫愁两女也都喜笑颜开。

内部很河蟹可外部就不那么安稳了。

新皇病重不起卧榻三天,这对一个刚刚建立,还没有稳定下来的皇朝,对一个连正式的登基大典都没有举行过的皇帝来说,意味的可不止是生病那么简单。

更别说这个新皇还没有子嗣,而且据宫里传出的消息说,新皇骨瘦如柴,形如骷髅,药石难治,病入膏肓,这难免让很多有想法的人或者势力,蠢蠢欲动了。

黄少宏刚恢复健康,耶律楚材就入宫禀奏,言其病重的这三天,朝堂上下人心惶惶,不少世家大族,士族势力,都纷纷拉拢朝廷官员以及新军将领。

那些文官还好说,这些文人都是老鸡贼了,只是与这些士族势力保持暧昧,并未承诺什么,却也并未疏远。

可一些郭靖临时选拔上来的新军将领,却与世家大族过从甚密,甚至临安附近一些刚刚组建不久的新军兵马都有异常调动。

黄少宏目光透出凌厉之色,冷冷一笑:“也好,就由他们折腾去吧,让这些东西一个个跳出来,也让朕看清楚忠奸,看看都是什么样的货色!”

大眼小辫子美女午后治愈系写真

他当即下令封闭宫门,封锁所有宫中消息,彻查宫禁,倒要看看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找出来一律仗毙。

另外让耶律楚材对外宣称新皇病情有所缓和,但还要将养数月,朝政照例有耶律楚才主持。

黄少宏就是要引蛇出洞,让那些抱有不臣之心的人和势力,全都自己跳出来,一次性解决隐患。

耶律楚材明晰了黄少宏的想法,出去传达新皇口谕。

这道口谕传出,正如黄少宏所料想的那样,事情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再加上宫中再无半点消息传出,不少人都认为这道所谓的新皇口谕就是欲盖弥彰。

有些人甚至认为新皇已经殡天,耶律楚材这是学十常侍,秘不发丧。

这一下,不但那些新军将领与世家大族之间来往的更加频繁了,就是一些观望的文职官员,也都开始主动拜访一些大族势力。

市井之间也开始流传着,丞相耶律楚才原本是辽人,后投靠金国,辅佐蒙古,兵马大元帅郭靖曾经是蒙古‘金刀驸马’、‘右军元帅’,这两人沟壑一气,图谋汉家江山的阴谋论。

这种阴谋论愈演愈烈,迅速传遍了临安的大街小巷,原本刚刚过上几天好日子的临百姓,再一次人心惶惶起来。

终于在黄少宏下旨封闭宫禁的五天之后,在郭靖还没有从前线赶回临安的时候,拱卫临安的四支禁军将领,连同不少文官,打着新皇被害,要替皇帝报仇,诛杀奸佞的口号,带着数千新军强闯皇宫。

若是黄少宏建国日久,与这些武将产生了君臣之谊,或许还能相信这些人说法,相信他们是担心自己这个皇帝而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那样倒也情有可原。

可特么这些烂番薯臭鸟蛋,这几天勾连在一起的证据都已经被三府总捕申屠开摆在他的御案上,就连这些人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有记录。

里面除了商量怎么趁机夺权,某朝窜国之外,哪有半点关心自己这个皇帝的话语?这特么就说不过去了吧。

面对这些闯宫的新军将领,耶律楚才亲自带兵守住宫门,朗声言道:“皇上有旨,擅闯宫门者,杀无赦!”

黄少宏不露面,耶律老头气虚体弱,喊出这番话怎么看都有些色厉内荏的意思,这一来那些人更加坚信了新皇已经殡天的猜想。

某位新军将领一声令下,新军开始进攻宫门。

在崇政殿上高坐龙椅的黄少宏脸色越来越差,洪七公在一旁嬉笑道:“小胖子,这个皇帝好像不怎么得人心啊!”

黄少宏冷哼一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一会老叫花可别说我嗜杀就行了!”

洪七公面色一僵:“其实……”

坐在他身旁的黄药师开口笑道:“不错,我桃花岛行事一向如此,人不犯我,我若犯人,必十倍还之!”

洪七公看着一老一少都是这个态度,叹了口气,默默喝茶,也不再相劝。

守宫门的耶律楚材也就做做样子,和申屠开一起带领一众宫中御前带刀侍卫,象征性的射了几箭,就迅速撤离,前往崇政殿御前护驾去了。

那些图谋不轨的文武大臣,指挥新军撞开宫门,闯到崇政殿前的时候,申屠开站在大殿上高声怒斥:

“皇上在此,谁敢放肆!”

为首的四个新军将领和一众文官,见到高坐龙椅,穿着明黄龙袍的黄少宏,都是脸色一滞。

紧接着一个文官眼睛一转,朝身后喊道:“此乃伪帝,诸位将军,快快冲杀进去,诛杀伪帝、佞臣,拨乱反正,以雷霆之势荡涤寰宇,还我汉家朗朗乾坤!

‘嘭’

这人话音刚落一颗头颅就已经炸开,却是黄少宏用弹指神通射出一颗钢丸,将这大臣直接爆头,他的脑浆鲜血,溅射了周围人一头一脸。

几个文官哪里经过这种残酷惊骇的场面,直接弯腰就开始吐了起来。

黄少宏高坐龙椅之上,冷笑着看着殿前这些人:“人心难满,欲壑难填,们这些人吃喝用度都是朕自掏腰包,吃朕的饭,还敢造朕的反,说们是不是罪该当诛?”

说完他直接一招手,贾尔沃已经从大殿廊柱后闪了出来,手中一挺加特林机枪,对着那些闯宫之人就是一顿扫射。

加特林杀起人来就像割麦子似的,人一茬茬倒下,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

黄老邪和洪七公,在襄阳攻防的时候没有登上城头,所以并没有见过加特林的威力,只听说黄少宏的火器厉害,可他们哪里想过竟然有这般犀利!

现代火器的威力,把两个武学宗师都震撼的目瞪口呆。

一场杀戮很快就停止,贾尔沃从崇政殿一直追杀到宫门口,将所有人敢擅闯宫禁之人全部格杀不留活口。

黄少宏也不用贾尔沃留下活口,这些人与哪户世家大族有所勾连,申屠开手下的六扇门早已调查的清清楚楚。

他当即下令,让申屠开封闭城门,然后带着御前侍卫和六扇门中的巡捕,挨家登门抓人,但凡在新皇生病期间,有不臣举动的人,全部杀头抄家。

不过黄少宏并未滥杀无辜,对于这些世家大族的人只诛首恶,其余一干人等,全部贬为庶民!

那些世家大族有的家中的护院都有数百,下人都有上千,他们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都组织一些护院下人,抵死反抗。

但这些反抗在黄少宏面前,却是无比可笑,放一个贾尔沃出去,对方的反抗就几本上瞬间瓦解了,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新朝第一场肃清行动,在临安城内轰轰烈烈的展开了,一时间江南之地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许多没有参与逼宫的世家大族,都主动上书朝廷,愿捐献部分家产,以表忠心。

这些人的做法让黄少宏很满意,这样国库就不用自己掏腰包了。

他让申屠开将那些没有捐献的世家大族都记下来,然后让他们挨个找借口上门问罪,打了几家板子之后,整个南朝所有够得上数的世家全都主动捐献了部分资产,这才算花钱买了个平安。

郭靖黄蓉夫妇返回临安之后,黄少宏命郭大元帅坐镇临安,整顿军务,他自己带着小龙女和李莫愁,驾驶一架小型飞机,前往草原前线。

至于北丐和东邪,两人不愿上战场,都留在临安,黄药师要好好与女儿还有德刚、大锤两个外孙亲近一番,而老叫化则是为了美食,有御厨和黄蓉在,他自然哪也不想去。

黄少宏之所以上前线,是要尽快结束战争。

本来想慢慢玩争霸的游戏,可有了心脏里那破铜片子,他多少也有了一些危机感,想快点平定这个世界,然后去新的世界增长自身的力量。

由于州长在草原前线充当先锋攻城略地,黄少宏只好自己驾驶飞机前往草原前线。

这货为了体验一把飞行员的刺激赶脚,便没有选择带自动驾驶系统的飞机,而是选择了一架带螺旋桨的老式飞机。

结果这架飞机刚飞到关洛之间的时候,黄少宏这货手动驾驶就出了问题,导致飞机直接坠毁在一座山谷之中。

幸好在飞机坠毁之前,黄少宏用倚天剑破开机身,带着小龙女和李莫愁利用飞毯成功逃生。

从高处望去,飞机坠毁的地方,是一个草木青翠,繁花似锦的山谷,这谷中错落着几座大小不等的石屋。

三人从高处望去,小龙女便是一蹙眉:“糟了,相公那只大鸟将别人家的房子撞毁了!”

黄少宏白了这傻妞一眼,什么叫‘相公那只大鸟’,多有歧义的用词,应该说‘大铁鸟’才对!

不过他现在也没什么心情调侃小龙女,而是同样皱着眉头朝下方看去。

果然见飞机坠落的地方是谷中小湖旁的山阴之处。

看样子之前那里应该有处极大的石屋建筑被飞机撞毁了,现在只剩下浓烟滚滚的飞机残骸和散落破碎的残垣断壁。

正在这货琢磨千万不要砸死人才好的时候,便见到谷中其他石屋里面,都跑出许多人,朝着事故现场跑来。

一个妙龄少女跑在前面,上前之后用手扒着砖石一边哭,一边喊着:“爹爹!”

除她之外,其他人或呼师父,或喊谷主,大大小小几十号人,都乱作一团。

小龙女心地善良,在飞毯上直搓手,脸色纠结道:“这可怎么办啊,相公那只大鸟真的砸死人了!”

李莫愁却是不甚在意,轻笑道:“师妹也是太过善良,砸死就砸死了,咱们又不是故意的,只能怨那人命不好,难道还叫咱们偿命不成!”

黄少宏想了想,开口道:“不如下去问个清楚,若是能救就救,若是真死人了,咱们和对方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用赔偿解决!”

他直接把这当成交通肇事处理了,黄少宏也是郁闷,自己可是第一次开飞机啊,出空难就不说了,还砸死人了,这倒霉催的,早知道就选择带自动驾驶程序的飞机赶路了!

别看这货平日里杀人如麻,但那都是有取死之道的人,如这样伤害无辜百姓,他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想到解决的办法,便催动飞毯朝地面落去。

飞到离地面十几米处,便见到那些人从废墟里挖出一个人来,但见那人脸色焦黑,身上皮开肉绽,多处受伤,胸膛看不出半点起伏,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爹……”

“师父……”

“谷主啊……”

这些人哭的一个比一个惨。

黄少宏有些不好意思的在空中叫道:“诸位…….”

那个抱着尸身痛哭不止的妙龄少女,由于太过伤心没有听到,但其他人却同时抬头朝天上看去,便见到离他们丈许高的飞毯上站着的三个人,当即都吓了一跳。

众人之中,一个身穿绿袍的长须老者从人群中走出,仗着胆子朝黄少宏问道:“敢问三位可是神仙?”

这老者身材极矮,不逾四尺,五岳朝天,相貌清奇,最奇的是一丛胡子直垂至地,身穿墨绿色布袍,腰束绿色草绳,形貌极是古怪。

黄少宏下来是为了解决问题,自然不会胡乱忽悠对方,便开口道:“……正是!”

此时那抱着尸身哭泣的少女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被从天而降的黄少宏三人,惊的忘记了哭泣。

那长须老者接着道:“原来是仙人驾到,快请下来说话,让我等凡夫俗子好生招待一番!”

黄少宏本就有意解决问题,当即点头落下飞毯,那长须老者连忙上前,回头指着飞机残骸问道:

“敢问仙人,那个东西从天而降,可是与仙人有关?”

黄少宏还没说话,小龙女便歉意道:“我家相公也不是有意的…..”

她还没说完,那老者已经变了颜色:“好啊,果然是们,仙人又能怎样,还我师父命来!”

他说着已经劈手朝黄少宏抓了过来。

黄少宏本已经闹出人命,也不打算在杀伤无辜,用一个指头施展‘乾坤大挪移’按在老者手臂之上,把老者直接放飞出去。

他这等手段,在别人眼里便真如仙法道术一般,让着谷中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谁料那老者也不是等闲之辈,被放飞的瞬间,人在半空只见他脑袋微晃,那三尺多长的胡子倒卷过来,竟然走的是软鞭的路数,缠黄少宏的脑袋。

黄少宏这么臭屁爱美的人,怎么可能让对方的胡子弄乱自己的发型。

当即竖掌成刀在面前一切,就听见嗤嗤之声梭响,那根根如铁丝般的一捧胡须,被他直接从中间斩断,谷中山风一吹便化成万千银丝飘散。

黄少宏眼神一动,笑道:“我知道是谁了,是樊一翁!”

这并不难猜,神雕中能用胡子当成兵器的,只有绝情谷主的大弟子‘樊一翁’了,这也就是日后‘西山一窟鬼老大’。

那么不用说,这里就是绝情谷了,自己飞机砸死的那个,就是那个杀妻坑女的公孙止了,一瞬间黄少宏心情大好,这货死了活该,自己也算不得伤及无辜。

“知道又能怎样,赔我师父命来!”

那老者飞出五六步远,一个扭身落在地上,摇头晃脑,状若疯魔,便要再来拼命。

‘嘭’

黄少宏直接一脚将他踹飞出去,远远的落在一汪池水之中‘咚’一声砸在水中,渐起水花无数。

“知道了,那朕就不留手了呗!”

黄少宏对这货没什么好印象,一脚至少踹断了他三根肋骨。

人群之中连忙有人跑过去救人,黄少宏也不管他们,而是朝抱着尸体那个少女说道:“就是公孙绿萼吧?这次的事情,其实是个意外…..”

公孙绿萼是个好姑娘,天性纯善,他也不忍心欺负人家,尤其是这丫头命苦,爹妈都不靠谱,后来也是原著中一见杨过误终身的其中一个。

此时的公孙绿萼十七八岁年纪,长的肤色极白,娇嫩异常,哀伤的眼神中带着清澈,她并没有如樊一翁那样疯狂想要报仇,而是诺诺的问道:“真是神仙?”

“就算是吧!”黄少宏琢磨着自己现在不是以后肯定也是,先承认了也不算骗人。

公孙绿萼听了之后竟然露出惊喜的笑容:“那施展仙法把我爹救活好不好?”

黄少宏瞟了一眼公孙止,见对方浑身伤痕不说,胸部还插着半截螺旋桨片,他嘴角扯了扯,咋救啊,向神龙许愿啊!

黄少宏救不了,而且就算是能救,他也不会救,公孙止这人死就死了,活着也是祸害。

当即对公孙绿萼道:“爹公孙止,命中该当有此一劫,天意难为,纵是本仙人道法通天,也难以救一个该死之人,这样吧,爹我是救不回来了,不过只要给我两件东西,我可以把娘救出来!”

“可是仙人,我娘已经死了十几年了!”

公孙绿萼一阵错愕,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爹爹身体还热乎呢这仙人不救,非要救死去十几年的娘亲,难道救个骷髅会更容易一些?

“小师妹,不要答应他,他定然不安好心……”

刚被人捞上来的樊一翁,听到两人的对话,忍着伤痛,大声警告!

黄少宏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如果我想动手,们这里谁人能活?”

就在这时,便听见一阵哗啦啦的碎石响动之声,就见在那飞机残骸下,石屋的瓦砾中,被燃油淋湿,犹自着火的地方,竟然传来一阵碎石砖瓦翻动的声音。

接着‘嘭’的一声,碎石炸开,一个浑身冒火的人型生物,从瓦砾中钻了传来。

这人刚一出来,便连跑带跳的朝不远处的湖水冲去,口中还喊道:“哎呀呀,烫死了,烫死了……”

绝情谷的一众弟子中有人喊道:“是老顽童!”

黄少宏眼睛一亮,没想到在这遇到了老顽童,看来没了杨过搀和,这货还是没逃过绝情谷‘鱼网阵’的捉拿。

只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刚才飞机坠毁的时候,他也在那间石屋中,而且公孙止死了,他都没事,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

只见老顽童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好一会等身上的火都熄灭了,这才露出头来,张口吐出一口白烟:“好舒服!”

黄少宏来了兴趣,高声喝道:“老顽童,这边来!”

老顽童听到有人叫他,在水中转头看来,他眼力极好,一眼就找到说话之人,看了几眼,忽然脸上露出笑容:

“鹿小子!”

说完话双掌在水面一拍,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落在岸上,三下两下就跑到众人近前。

小龙女、李莫愁都‘呀’的一声转过头去,原来周伯通一身衣服早就烧没了,在水里一泡,上岸之后已经不着寸缕。

黄少宏随手取出一件长袍递了过去,同时问道:

“老顽童,认得我?”

老顽童浑身漆黑,头发眉毛都烧光了,也看不出他原本是个什么模样,此时接过袍子穿在身上,哈哈笑道:

“鹿小子,这袍子是哪里那出来了,我怎么没看到啊?”

“另外记性怎么这么差啊,忘了十岁那年我回重阳宫住了一段时间,咱俩天天玩弹子来的,后来输了被我弹JJ哭着去师父那里告状,还被师父揍了一顿……”

黄少宏一头黑线,这老头是作死啊,竟然爆黑料,那不是我好不好!

小龙女和李莫愁都眼中含笑的看着他,让黄少宏好不自在。李莫愁更是用嘴唇微动,用口型对他说了一句话‘辣么大,是不是被弹肿了?’

“咳咳咳…..”

黄少宏好悬一口真气走差,连忙岔开话题,对周伯通说道:“别说那没用的了,现在朕已经叛门了!”

老顽童眼睛一亮:“我早说让叛门不听,要不然咱俩十年前就结拜了,来叫声大哥吧!”

黄少宏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凭啥,我还让叫师父呢!”

“臭小子没大没小的!”老顽童眼睛一转,忽然伸出根手指,去戳黄少宏腰间穴位,要是戳中,必定半身酸麻,麻痒难当。

黄少宏没好气的也伸出根手指,两根手指一碰,他立刻发动,虽然学会,但还不怎么熟练的‘斗转星移’。

老顽童只觉得肘关节忽然不由自主的内扣起来,自己点出的那一指,竟然反手朝自己左侧肋下,同样的穴道上点了过去,两人顿时吃了一惊,连忙用精纯的功力,生生把手臂停了下来。

黄少宏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练得还不到家,否则这一下老顽童就自食其果了。

“师父……”老顽童直接就给黄少宏跪下了,抱着他大腿道:“小鹿子,我拜为师,一定要教我这招,太有意思了!”

“师父?还八戒呢,我就没有西天取经的计划,一边呆着去!”

黄少宏一脚用‘乾坤大挪移’的劲力将老顽童甩了出去,让其再次落入湖中,然后不再理这货,转而对公孙绿萼说道:

“我要绝情谷中,君子、淑女二剑,若是答应,我现在就把娘救出来如何!”

公孙绿萼此时有些万念俱灰,听到黄少宏的话,不由得下意识点头:“我答应!”有希望总比没有要好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