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扫二维码

胡其昌,之所以外号叫真气鸡,除了因为,他是一名气修,主要还是因为,他有很强的斗鸡性格。

这一次,他跟程归时去找黑旗军的彩凤公主谈判,程归时着实是捏了一把冷汗。这家伙太好斗了,怼天、怼地,谁也不服,程归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架在火盆上烧烤一般,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谈判的过程是惊险刺激的,不过结果,却是令人满意的。这一次,胡其昌把龙炎和兰萱,卖了一个好价钱。

胡其昌是一个极其精明的家伙,别看他平时好像非常冲动好斗,其实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虽然,丁乙易了容,用的是化名,但是胡其昌还是猜出了他的身份。

二十来岁的年纪,以灵级中阶的身手,两三招就摆平了自己和唐老大,又精通傀儡术,这世上,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应该屈指可数。尤其是唐老大并没有完否认,胡其昌心中更是笃定。

海外诸国的人,都非常痛恨神武帝国的修士。不过也有例外,这个特例,就是小魔神丁乙。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小魔神丁乙,年纪轻轻,却是神武帝国红色通缉令,排在首位的人物。

小魔神丁乙的事迹,早就传到了海外诸国,这个不同于其他大奸大恶,血腥嗜杀的魔国修真者,让海外诸国的人,对他没有表现出,如其他魔国修士一般的敌视。相反,他的遭遇,使得不少的修真者对他心生怜悯。尤其是丁乙逃亡天晶大陆时,他在天道门的诸多事迹,使得海外修士对他的印象出奇的好。

胡其昌自从推测出,所谓的‘吴公子’,就是小魔神丁乙后,心态发生了很大改变。尤其是丁乙在星链群岛,狙杀号称天下第一人的魔国国师道源,使得这个天下第一人身负重伤,落荒而逃。这个家伙的心气就更足了。

自己的老大,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小魔神丁乙,是打败天下第一人的存在,其他的势力,再也就没放在了这个‘真气鸡’,鸡哥的眼中。他才不怕什么身份显赫的彩凤公主,也不怕什么大宗师‘百文不如一剑’何夫子,野狼军大统领田莽。自然也更不怕他的老长官斑唯了。

胡其昌谁都敢怼,气场大的惊人。

这家伙与程归时的处处小心谨慎,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好在,这家伙并没有因为他嚣张跋扈的狂放,惹恼了黑旗军的几位头领,相反,他换回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好处。

黑旗军答应,不再强征程归时的水蛇帮,对大渚岛,双狮岛的提供必要的保护,胡其昌和程归时的人马隶属联盟,听调不听宣。此外黑旗军还拨了四艘快艇,和胡其昌签下了一笔价值百万金元的药品大单。

通透白皙清纯美女阳光下极品写真

驱逐了斑唯,虎鲨帮的幕后主使唐欣,对黑旗军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胡其昌据理力争,谈下来的条件,对黑旗军而言,也还在黑旗军几位首领的容忍范围。

胡其昌和程归时,送来的两名魔国修士,对他们实在是太及时了。作为北方联盟,其实他们的实力,并不比其他几家差,只不过他们的运气不佳,遭受了何颖和道源,两次的摧残。

黑旗军,有两名大宗师,而五魁,则有五名。其他的除魔卫道联盟,实力和黑旗军相差无几。关键是,北方诸国一直是黑铁大陆的强国,他们的实力,一直都高于其他各国。血斧孟焦,百文不如一剑何夫子,都是黑铁大陆超一流的大宗师。让他们向五魁他们臣服,黑旗军的人做不到。

龙炎身上衣服的纹饰,显示他是出身天师府的,而小天师又是道源国师的门人。这绝对是黑铁大陆修真者,捕获到,最身份最显赫人物。此外兰萱特搜组,组长的身份,也不同于一般的小鱼、小虾。

这两个人,可比一般的猎魔人干掉的魔崽子有价值多了。而且这两人还是被生擒活捉来的,这意义自然更是不同寻常。黑旗军几位首领对这桩交易非常满意。

此刻,做了这笔大单的胡其昌和程归时,离开了黑旗军的驻地雾都,来到一个叫洪城的小城市。胡其昌熟门熟路,带着程归时去了洪城有名的忧思院。

忧思院其实就是一座青楼,胡其昌不像程归时已经娶妻生子,作为一个刀口舔血的海盗,他奉行的是及时行乐的原则。

胡其昌一口气叫了十几位姑娘,又包下了忧思院最豪华的雅思阁,宴请程归时。

这段时间,胡其昌跟着唐欣赚了不少钱,之所以他没有包下整个忧思院,那是因为正好有神武帝国的几位修士在这边享乐。

“小程,来这边,我们是寻快活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们修真者,心无挂碍,才能念头通达,修为再上层楼,像你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模样,怎么可能修成大道?来来来,放宽心,举杯畅饮,哈哈哈……”胡其昌纵声大笑道。

程归时浅浅的喝了一口,还是有些放不开。

胡其昌看程归时忧心忡忡,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知道这家伙胆小怕事,劝他是无用的。因此也就不再管他,只顾得和身边的姑娘逗笑打趣。

这段时间,他栖身在四方观,没日没夜的炼制丹药,这次得空出来,自然是放荡形骸,放纵声色犬马,恣情享乐。

酒酣情浓,胡其昌左搂右抱,只留下两个姑娘陪程归时,他自去楼上快活。程归时则想着心事,在楼下喝闷酒。

这一次虽然解决了眼前的棘手难题,不过程归时可没有胡其昌这样乐观。他们俘虏的两人不是寻常修士,万一魔国的人追究下来该如何是好?还有胡其昌、唐欣驱逐了斑唯,要是这头凶鲨,跟下来寻仇,又该怎么办?

这也难怪程归时修为要比胡其昌差许多,正如胡其昌所说,他的心思太多,思前想后的,修行缺乏定力,以至于明明他和胡其昌年岁相仿,资质也不差,可修为却差了一大截。

程归时不敢将胡其昌一个人扔在这忧思院,自己独自离开。这倒不仅仅因为所谓的江湖道义,而是他害怕唐欣和胡其昌的手段。

胡其昌是修真者,即便是夜御十女,也不算什么,程归时可没有他那么心大。他必须得给胡其昌‘站好岗’。

眼见天就快亮了,程归时长长的嘘了口气。楼上还是很嘈杂,这位真气鸡,看来是压抑了太久,这时候都没有消停。

程归时,不禁摇了摇头。黑铁大陆现在是多事之秋,有太多的事情,让程归时放心不下。

突然,一道火红的身影窜了进来。一个身穿大红袍的红脸修士径直闯了进来。

程归时神识一扫,发觉对方神魂波动极其强大,他不由得头皮一炸,浑身汗毛都战栗了起来。

“你就是程归时吧?真气鸡胡其昌呢?”大红袍问道。

“你,你是……是,什么人?”程归时结结巴巴问道。

大红袍没有回答他,这时,他的神识,已经发现了胡其昌。

对程归时这种低阶修士,大红袍似乎浑不在意,他根本就懒得搭理他,身形一晃,他的人顷刻间,就到了楼上。

“什么人!狗贼好胆……”楼上传来了一阵高亢的尖叫声。

‘砰、砰、砰……’接连几声,七八个衣衫不整的姑娘,被抛下了楼,紧接着,胡其昌赤裸裸的从楼上跌了下来。

“小程,快闪……”胡其昌看到程归时还没有走,正躲在楼下的桌椅下,提醒他道。

不等他话落音,那个红袍客,已经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想跑?你们俩今天谁也别想跑。我血尘子要抓的人,一个也别想溜掉。”大红袍呵呵笑道。

真气鸡胡其昌道:“血尘子,我真气鸡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什么要寻在下的麻烦?”

血尘子还没来得及说话,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是老子要寻你的麻烦,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老子了?”一个高大削瘦的刀疤男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斑唯,原来是你!”胡其昌认出了这名刀疤男子。

“看来,你的记性还不算太差。”斑唯狞笑着,走到了胡其昌跟前。

“斑唯,你可是答应了彩凤公主,不再找在下麻烦的,你就不怕彩凤公主追究你的责任么?”胡其昌大声叫道。

斑唯冷哼了一声,道:“老子加入黑旗军,原本就是想要借助黑旗军对付你这狗东西,既然你也加入了黑旗军,老子的仇,只能是依靠别人了。”

胡其昌转瞬间就明白了过来。

“斑唯,想不到你竟然背叛了黑旗军投靠了五魁,亏你还是北方豪强,我呸!”

红袍客血尘子笑道:“这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竟然在黑旗军过得不开心,凶鲨来我们五魁,又有什么不对?”

程归时一脸的惊惧,他提心吊胆了一宿,没想到,竟然成真,他不禁后悔不已。

真气鸡胡其昌,即便到了这般光景,还是不服输。

“斑唯,血尘子,你们别以为这样就稳操胜券了,你们又能把我们怎么样呢?你以为,你擒下了我们,就报了仇?别做梦了,你敢动老子,自然会有人收拾你们。”真气鸡胡其昌,输阵不输人,并不服输。

“你是指唐欣么?我跟他的过节,迟早会算的。”斑唯恨声说道。

“迟早?何必呢,我唐欣,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斑唯,没想到,你心心念念,对我怨念很深啊。”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原来却是唐欣赶到了。

斑唯脸上青气一闪,刀疤脸显得越发狰狞恐怖,他向血尘子递送了一道求助的眼神,血尘子微微点了点头。斑唯脸上有了喜色。

“姓唐的,你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何不光明正大的出来,大家明刀明枪的见个真章。”斑唯叫嚣道。

“如你所愿!”唐欣迈步走了进来。

“血尘……呃……”斑唯还指望血尘子能帮他做掉唐欣,没想到,就在这一刹那,他赫然发现,血尘子竟然被一只不知从哪里来的花豹扑倒,叼在嘴里。雅思阁,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陌生人。

这来的正是丁乙。

原来丁乙他们正分头寻找他们,火羽上人和吴茂楠一路,唐欣和丁乙一路。

唐欣知道真气鸡胡其昌恋酒贪花,他和丁乙一路寻过来。只慢了斑唯他们,一小会而已。

天色已亮,丁乙施法让小黑改变形象,不然这个招牌灵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雅思阁这边的动静,他和唐欣已经非常清楚了。丁乙示意唐欣从大门进入,他则和小黑对血尘子发动了突袭。

这无视建筑的空间神通,血尘子根本就没提防这边,他的注意力和斑唯一样,都放在大门口,谁知道,暗袭会来自于墙壁之外呢。

小黑这段时间调理,虽然没有完恢复,但是早已恢复到了元级,血尘子不过只是玄级高阶,又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哪里会是小黑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小黑扑倒,叼在了嘴里。

斑唯只道,这是唐欣和真气鸡胡其昌,针对他布的局,他不禁冷汗都流了下来。

胡其昌从地上爬了起来,唐欣扔给他一身衣衫,叱道:“赶紧把衣服穿好,赤身露体的不成样子。”

丁乙虽然再度改换行藏,易了容,不过胡其昌还是认出了他。这个可是他真正的老大,他不敢在丁乙面前放肆,连忙穿上衣服。而这时,程归时也从桌椅下爬了起来。

看到自己两个手下,如此不堪,唐欣不禁皱起了眉头。

小黑没有咬死血尘子,也没有想要吃掉他,它一口将血尘子吐了出来。

丁乙抬头望了望天色,对唐欣道:“那两位估计还要等一会才到,大家都劳累了一整天,你去弄些食物回来。”

唐欣连忙称是,下去忙碌。

丁乙见雅思阁这边的众女,多多少少都有伤势,又受到了惊吓,他让程归时带她们出去医治。

转瞬间,雅思阁里就只剩下了真气鸡胡其昌,丁乙,以及斑唯和血尘子。

血尘子是玄级高阶的血修,斑唯是玄机中阶的火修。血尘子没有死,他只是受到了一点惊吓,他清楚的知道,方才袭击他的是一只元级的妖兽,他和斑唯都不敢造次。

丁乙拿起桌上的酒瓶,先嗅了一下,又放了下来。

“鸡哥,你请同伴喝酒,就这种档次?”丁乙调侃道。

胡其昌嘿嘿的干笑了两声。

丁乙取出几坛灵酒,放在桌上,一本正经的对胡其昌道:“这是我亲自酿造的九阳烈酒,你好生尝尝,对了,你身上的伤没事吧。”

胡其昌连连摆手,说没事。

丁乙点了点头道:“有唐神医在,我就不献丑了。”

他又扭头对斑唯和血尘子道:“”、你们两个,别傻站在那里了,一起过来喝酒。”

斑唯和血尘子面面相觑,他们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年轻人,非常好奇。

斑唯和血尘子,也算是走南闯北的老江湖了,黑铁大陆各地的英雄好汉,见过不知凡几。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他们完没有印象。这个年轻人实力非常强大,年纪轻轻竟然也是一名玄级中阶的高手。还有他随身还带着一只元级灵宠,两人在丁乙和胡其昌他们说话的功夫,一直都在猜测,这一位的来历。

两个人畏畏缩缩的走了过来,丁乙吩咐几人坐下,亲自给众人倒了一杯酒。

“斑唯,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今天也看到了,这真正的幕后主使其实正是我,你以后就不要再找唐神医和鸡哥的麻烦了,大家喝上一杯和气酒,一笑泯恩仇,你看如何?”丁乙端起酒杯,问道。

斑唯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整个人还有些晕晕乎乎的。

血尘子毕竟是玄级高阶的修士,胆量要大些。他一口喝下了杯中酒,沉声问道:“这位小兄弟,虽说是不打不相识,可是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你究竟是谁?我不知道你和斑唯有什么恩怨,以你的身手,你的实力,按说也不需要这么做,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胡其昌大声喝道:“你什么东西,也配知道我们公子的姓名,我们公子仁慈,赏你一杯酒吃,你还别蹬鼻子上脸了。”

胡其昌知道丁乙的身份,是大机密,不能随便泄露的。因此他才会大声呵斥血尘子。

丁乙在路上已经听唐欣说过,知道这个真气鸡胡其昌已经猜测出了自己的身份,这时他看到胡其昌呵斥血尘子,他向胡其昌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请你们喝酒,想要化解这一段恩怨的态度,才是两位应该重视的,不是么?我大可以不用这么麻烦。我虽然对两位不是很了解,但是也知道五魁的一些事情。知道你们都是保家卫国的好汉,是和魔国抗争的豪杰。修行不易,两位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修为。我也是不忍你们,稀里糊涂的枉送了性命。”

血尘子和斑唯,听到丁乙似乎不想追究他们复仇的事,两人稍稍舒了口气。

斑唯道:“既然这位公子都这样说了,我斑唯再执着于怨念,也就没甚意思了,唉,就这样吧。”

斑唯也一口喝干了杯中的酒。

丁乙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二人说道:“你们可以离开,回五魁去了。回去的话,顺便代我向五魁的诸位首领传个话,让他们近日来雾都一趟,我今天也要去雾都一趟,少不得,也要帮五魁和黑旗军,化解掉他们的恩怨。”